手机端
当前位置:早期录 > 奇闻轶事 > 正文

古代民间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山神

明天启年间,湖北随州有一个读书人名叫屠越,年约三十上下,是个秀才,日常在城中开立私塾教着七八个童子,所得薪酬虽说微薄可也能养家糊口。这年又到岁末年关时分,他便辞别东家关闭了私塾回家过年去了。不料刚回
古代民间不为人知的奇闻异事:山神

明天启年间,湖北随州有一个读书人名叫屠越,年约三十上下,是个秀才,日常在城中开立私塾教着七八个童子,所得薪酬虽说微薄可也能养家糊口。这年又到岁末年关时分,他便辞别东家关闭了私塾回家过年去了。不料刚回家不到三天就有一人找上门来,只见来人一身武士打扮,戴着皮帽穿着战袍,身材魁梧气势逼人,一见屠越便拱手作礼,自称姓庄名猛,此次前来是想问问屠先生明年要把私塾设在哪里?屠越也不认识此人,当下便回答他道:“我刚刚才回来没几天,暂且还没考虑过此事。”庄猛听后喜道:“我家中有两个愚钝的儿子,久闻先生之名,所以还想请您前去设帐教诲,至于薪酬自是好说,每年给您三十两银子作为酬劳不知够不够。”

屠越听后心中不由一动,觉得薪酬确实丰厚,远过自己所求,可是学生有点太少,一时间略有踌躇。庄猛见状又道:“我村中还有邻家的孩子二三人,也可以同来学习,如此先生便可以应允了吧?”屠越听后还是有点犹豫不决,庄猛返身又从门外拿进一个鹿腿放在桌上,然后对屠越道:“这是送给先生的一点薄礼,请您千万不要推辞。”说毕不待屠越答话便转身告辞而出,屠越正待问他家在何处,可是追出去一看却发现庄猛已经走远了。当时山中有绿林强盗聚众作乱,附近村落时有出入,因此屠越怀疑庄猛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心里一直有所顾忌惴惴不安,但是自此以后也不敢再接受别人的相请。

过了十数天元宵节刚过完,屠越用毕晚饭正准备入睡,忽听外面有人叩门。他开门一看,原来是庄猛站在外面,一见他便说道:“我今天已经准备好了车马,所以专程来迎接先生。”屠越一听不禁觉得非常意外,想这天色已近二更,怎么会在此时赶路,莫非他真是山贼不成?想到此处他心中不禁有些害怕,于是便以天黑路险为由想推辞到第二日白天再走,可是庄猛却怎么也不肯答应,坚持现在就要出发。无奈之下屠越只好草草收拾了东西随他登车上了路。一路黑灯瞎火的走了不知有多远,感觉路经颇为崎岖不平,屠猛在车中提心吊胆惴惴不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走了多久,车马才终于停了下来,庄猛随即叫醒屠越,将他扶下了车子。此时天色已经快放亮了,屠越抬头一看,原来这是一个不大的村落,村中的房舍样子都很奇怪,像是木头堆砌出来一般。庄猛拉着屠越一起走进了一间房屋,只见屋内陈设简陋,东西也摆放的是杂乱不堪。庄猛从内间叫出两个童子来让他们拜见老师,只见大的童子年约十四五岁,名曰文,小的只有十二岁叫做武,样貌长的颇为丑陋凶悍。接着庄猛又将旁边一间小屋作为塾馆让屠越住了下来,以后就让他在这里教自己的两个儿子,而邻居有三四个九、十岁的孩童也和他们一起在此读书写字。庄猛对屠越颇有礼数,每日供奉虽是粗陋,却是顿顿都有肉食,唯独他溺爱二子,屠越数次劝说他却总是不听。

 如此过了半个月,屠越发现庄猛的两个儿子不仅愚蠢顽劣,而且性子非常暴躁,屡次欺负比他小的几个同学,屠越训斥责罚他们也不听,依然是我行我素,让他感到十分头疼却又无可奈何。有一日上课的时候不知为了什么庄文又将一个幼童的额角用砚台击伤,一时间伤口血流如注。屠越见状大惊失色,急忙一边找来布帛给幼童包扎一边口中大声数落着庄文,庄文听着也不以为意,反而在旁边和庄武嬉笑打闹起来,一脸的洋洋自得之色。屠越一见更是恼怒,不由高声训斥起两人来,正在此时忽见庄猛满面怒色的从门外进来,张口便说先生袒护幼童冤枉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屠越本想着他来必是要惩罚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居然是来护短的,一时心中气愤不已,当即便欲收拾东西向他辞行,庄猛见状对他冷笑道:“先生准备到哪去?恐怕这次不能顺你的意啊。”说毕便转身悻悻而出。

屠越见他离去,自己也想随之而出,没想到刚刚出门就听身后传来几个孩子惊恐的叫声,他心中大惊,赶紧返身回屋一看,眼前的惨景差点将他吓晕了过去。只见一个幼童肚破肠流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下,庄文和庄武两人正用手伸进腹腔抓出内脏放进嘴里咀嚼着,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说不出的诡异恐怖。屠越见此情景不由吓得魂飞魄散,大叫一声便转身而逃,耳听的身后庄文庄武狂啸一声,回头一看二人已经紧紧追来。屠越心中越发惊骇,急忙顺着山路拔脚狂奔,一直跑了几里地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回头一看身后并无庄家两兄弟的身影,心中这才稍感安定。可是此时已是日暮时分,他在荒郊野外也迷失了道路,一时不知该往何处而去。待四处查看一番后发现路旁有一个荒窖,于是便想先躲进去休息一下。

可是还没等他钻进去,荆棘中却忽然跳出两只狼来,瞬间便将他扑倒在地,屠越只吓的肝胆俱裂,几乎要晕了过去,浑身抖如筛糠任凭它们摆布。两头郎一前一后咬着他的衣服将他倒拖于地,也不知要将他拖到何处去。正在此时忽然从树后闪出一个褐衣老者来,这老者戴着高高的帽子,胡须长的都过了胸,手上还拿着一只木杖,几下就将两头狼击毙了。屠越死里逃生从地下爬起,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老者见状问他何以到此,屠越便将方才所发生的事一一告知了他,老者听后对他说道:“此地是豺狼虎豹出没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安乐窝,幸亏你遇见了老夫,否则的话就危险了。”说毕便给他指明了出山的道路,让他赶紧回去。

屠越急忙躬身作礼谢过老者,顺着他指的道路走了好半天才出了山,等到出去之后他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山高林密层峦叠嶂,刚才所走的那条道路已经不复存在了。他惊魂未定的回到家中,连续数天都没缓过神来。过了数日,他在夜间熟睡的时候忽然梦见指路的老者来到院前,手中还提着一颗人头,老者对他说道:“庄猛不法,我已经将其枭首了。”屠越仔细一看,这人头正是庄猛的头。屠越见状惊骇万分,便问老者是谁,老者道:“我是此山之王。”说毕将人头挂在树上就告辞了。屠越一惊便醒了过来,心中不由疑惑万分。等到他第二天早晨醒来,一出门就见院里的大树上挂着一颗狰狞的老虎头,仍在淅淅沥沥的滴着鲜血,屠越见状这才明白过来,知道老者就是山神,而庄猛和他的儿子全都是虎狼之辈啊。

转自于网络

声明:所有发布的内容均为用户发布,本站无权审查其内容是否有违法行为,请各位网民自行查看,如发现违规违法内容欢迎举报。

奇闻轶事相关

彩票监察计划群 皇冠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登陆 山东11选5开奖 极速赛车怎么充值 必发彩票开户 易富彩票计划群 极速赛车直播网站 545彩票计划群 皇冠彩票计划群